金羚文学 武侠修真 江湖方圆 第二章 俏贵妃智斗阉官 遁入深谷二

第二章 俏贵妃智斗阉官 遁入深谷二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江湖方圆| 作者:齐云山闲人| 类别:武侠修真

    皇后的病越来越严重,皇太后、皇上接连下旨,令太医院御医务必要医好皇后,太医院十分着急,后宫也一片慌乱,此时,贤妃孙香岚想到皇后的病重,突然心生一计,她决定利用皇后病重这一机会设计寄祸于德妃何芷菡和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此前,孙香岚已经通过其家族在朝中的势力挤压何芷菡的父亲何俊仁,使何俊仁失去太医院院判的职务,何俊仁还是太医,但他刚被免职不久,现在没有为皇后治病的资格,孙香岚决定通过活动让何芷菡的父亲重新获得这资格。

    孙香岚找到了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张莲英,她装出十分担心皇后病情的样子,请张莲英向皇太后推荐何太医为皇后治病,因为何家几代人都是御医,医术高明,她认为何芷菡的父亲或许能将皇后的病治好,张莲英是个圆滑老到的内庭高官,他能得到掌印太监这个职务不容易,像推荐御医为皇后治病这样冒险的事他是不会插手的,他婉言谢绝了孙香岚的请求,对于这种敏感的事,贤妃孙香岚也不敢以贵妃的身份向张莲英下旨,怕自己做得太露骨了,暴露了自己的计谋。

    通过张莲英去向太后建议的这一条路走不通,孙香岚选择了另一条路,她找到了都知监掌印太监沈德义,沈德义与孙香岚的父亲、户部尚书的孙剑鸣关系很密切,而且,孙香岚很多事情也是交给沈德义去办的,沈德义每一次为贤妃办事。都能得到她的奖赏,孙香岚和沈德义的关系也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孙香岚着急地对沈德义说:“沈公公,皇后病得那么重,奴家急死了,昨晚奴家想到了一个救皇后的办法,你知道的,德妃的娘家几代是御医,她的父亲何俊仁医术很高明,上次是因处事不妥被免去院判职务,但他的医术在太医院如果不是属于首屈一指的也是数一数二的。沈公公一定要帮帮忙。去求求皇上或皇太后,让贤妃的父亲何太医给皇后治病,或许他可以把皇后的病治好,现在皇后已经病得很严重了。太医院的院使、院判们已束手无策。不能再耽误了。你一定要帮这个忙!”

    沈德义阴笑地看着孙香岚,他心里想:“别人不知道你贤妃很有心计,难道我沈德义会不知道吗?你有这么善心想救皇后?皇后病逝了不是对你更有利吗?你是登上皇贵妃宝座的热门人选。皇后没了,你离皇后的位置就更近了,咱家才不会相信你是真心救皇后,你这个看似好心的建议一定有别的目的,如果你是真的担心皇后的病,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求皇上呢?枕边语不是更有效吗?还有,德妃的父亲何俊仁之所以失去院判的职务,与你们孙家有很大关系,现在你却极力推荐何太医来为皇后治病,这一定是别有用心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些,沈德义说:“贵妃娘娘的令旨奴才岂敢违抗,只是德妃的父亲刚被免去院判的职务不久,他是没有资格为皇后治病的,您的建议怕太医院的院使会反对,如果太医院把他推荐给皇上,皇上恐怕也是不会同意的,此事有些难办,奴才能怕无法完成贵妃娘娘交代的任务,如果事情办得不顺利,还请贵妃娘娘原谅!”

    “救人要紧,皇上也知道何家是医学世家,在这危急之时,皇上应该会同意的,本宫知道,只要是沈公公要办的事,没有办不成的,人命关天,皇后危在旦夕,还请沈公公务必帮忙!”贤妃说着,把一颗珍珠递给贴身宫女,宫女把珍珠交给沈德义,贤妃让沈德义办事,每次都有重赏,这几乎已成惯例。

    贤妃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沈德义是不能拒绝了,沈德义明白,皇后病危,一旦她归天,沈德义在后宫就更要依靠贤妃,他不能得罪贤妃,同时,他也不愿意得罪贤妃的家族,此外,沈德义心里盘算着,不管贤妃这一建议是处于什么目的,是想搞什么阴谋,对沈德义来说,都不会是不利的,他决定帮助贤妃。

    沈德义是个老奸巨猾的阉官,他很愿意帮贤妃,但他绝不愿意被贤妃当替死鬼,他并没有按贤妃说的去找皇上、皇太后提出建议,他知道,如果直接找皇上或皇太后提出建议,一旦没有把皇后治好,其责任是不可推卸的,一旦出事,皇帝如果翻脸,他将死无葬身之地,所以,他想出了一个稳妥法子,他到了太医院,找到了太医院的院使。

    太医院院使姜德兴见沈德义来了,他高兴地说:“沈公公大驾光临,有何指令吗?您能来太医院太好了,正好帮帮我们!”

    “咱家知道院使大人遇到皇后病重的大事,一定是心急如火,所以,咱家特意来看看你,咱家也非常担忧皇后的病,不知太医院有什么新的医治法子,皇上和皇后还有贤妃她们都非常着急,你们可得尽快想办法才是!”沈德义一进太医院,还没有坐下就对院使说。

    “沈公公,您早就该来帮帮在下,皇后的病是恶疾,太医院已经用了各种药都不见效,太医院不知该怎么办,非常着急,您可得替我们在皇上那里讲些好话,否者,我的薄命就很难保住了!”姜德兴着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人命关天的事,谁不担心?太后的命更为珍贵,你们当然应该着急,可是,有些病是极难治愈的,遇到恶疾你们暂时束手无策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,对皇后的病,你们太医院的太医都参与会诊了吗?”沈德义问。

    “有资格参与医治的太医都参加会诊了,我们用了几种药方,都不见起色,不知该怎么办?实在急死人!”太医院院使说。

    “咱家倒是有个建议,现在是非常时刻。要敢于用非常之人,既然你们都没有法子,能否让德妃的父亲何俊仁来医治,何家几代御医,医术高明,这你们也是知道的,他现在虽然不是院判,但医术的水平还在,你不妨让他来医治皇后,他或许会有办法。”沈德义建议说。

    “沈公公有此建议。在下岂敢不照办。再说,现在太医院已是无计可施,您的这一建议,或许是解决困境的办法。在下马上去找德妃的父亲。但愿何太医能有救人的绝招。”太医院院使说。

    “此事还没有请示过皇上。你小心行事,咱家想,何太医或许会有办法的。你认真去做,咱家会在皇上面前为你说话的,你放心吧!”沈德义说。

    姜德兴按沈德义的吩咐,找到了德妃的父亲何俊仁,他说:“何太医,必须请你出山了,你大概也已知道,皇后的病非常严重,我们开了几个方子都不见起色,你必须,救救皇后!”

  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