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羚文学 武侠修真 江湖方圆 第五章姐弟联手出妙招克敌制胜五十五

第五章姐弟联手出妙招克敌制胜五十五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江湖方圆| 作者:齐云山闲人| 类别:武侠修真

    萧北游正与“草药师”交谈着,突然,从附近传来了命令式的叫喊声,这让在场的人都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慕容云从叫喊声里听出来,都知监的人带着援兵来了,他想:“援兵怎么来得这么快,这是不是预先计划好的?看来,我们要想从“抱月楼”大门口撤离更困难了,情况不妙!”

    萧北游也感到敌人新的援兵到了,他想了想,故意装成感到很意外,他对“草药师”说:“老前辈,晚辈没有想到,您一而再再而三地请我们与您比试武功,原来并不是真心想与我们比个输赢,而是缓兵之计,目的就是等着沈德义派人来抓我们,耍这样的阴谋与您德高望重的身份很不相符,您想抓住我们直接出手就是,用不着以这种低级策略来欺骗我们,大不了我们与您一拼,何必费那么多的周折!”

    “草药师”听了萧北游说的讽刺话,他感到非常委屈,都知监这些援兵到底是怎么来的,“草药师”根本就不知道,这些援兵的意外到来,他也感到很意外,援兵的到来让萧北游感到是“草药师”在搞阴谋,对此,“草药师”有口难辨。

    其实,附近的喊叫声一出现,“草药师”就已经听出来是都知监指挥同知王宏魁的声音,“草药师”对王宏魁以如此傲慢的命令口气乱喊乱↑叫感到很气愤,他认为王宏魁这么做是太不给他面子了,他正对王宏魁生气,想不到,紧接着他就听到了萧北游对他说的讽刺话。

    “草药师”感到又委屈又气愤,他对萧北游说:“萧侠士,你对老夫误解了。老夫不可能让沈公公派援兵来抓你和慕容侠士,老夫根本就不知道会有援兵来,其实,如果老夫想抓你们,凭老夫的武功,把你们三个人打败了再把你们抓住。这不是很困难的事,老夫何必要搬来援兵呢?更不用说耍什么缓兵之计,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老夫是绝对不会干的!”

    “老前辈,你也听到了,这乱喊乱叫的声音十分无礼,喊话的一定是沈德义的得力手下,太张狂了,您在这里,他如此狂妄地喊叫。要不是得到您的默许,他敢那么干吗?晚辈怀疑他是和您事先商量好的,是等您拖住我们,而他便带人来抓我们!”萧北游继续把援兵的事往“草药师”的身上赖,他的目的是让“草药师”与带援兵来的头头产生矛盾。

    “萧侠士,老夫可以告诉你,带援兵来的这个人是都知监的指挥同知王宏魁,老夫知道他不是一个狂妄的人。这一次这么如此无礼,一定是奉了沈公公的命令来的。他的到来与老夫无关,老夫没有让沈公公派兵来,其实,老夫也用不着援兵,刚才老夫正对王宏魁的到来以及他的无礼举动感到意外和气愤,而你却把王宏魁的到来当成是老夫耍的阴谋。这太不合理了。”“草药师”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老前辈已经这么说了,晚辈暂且相信您,相信您没有耍阴谋,没有叫援兵来。可是,老前辈正要与晚辈比试武功,王宏魁突然窜出来,一点面子都不给您就朝着我们乱喊乱叫,这也太狂妄了,晚辈倒要看看,王宏魁是怎样让我们缩手就擒的!”萧北游说。

    此时,王宏魁已经走到前面了,他也听到了萧北游说的话,他说:“药师老前辈,您别听这反贼胡乱煽动,晚辈宏魁奉沈公公的命令来这里抓反贼,刚才宏魁是传达沈公公的命令,并非不给药师前辈面子,公事公办,宏魁没有冒犯您的意思,沈公公让宏魁告诉您,不要对慕容云、萧北游太心软了,务必要抓住他们两个,请药师前辈坐阵,指挥都知监和警跸司在场的所有人,把慕容云和萧北游抓住,不得有误!”王宏魁说。

    “王宏魁,你听好了,老夫念你平时还比较直率正派,对你刚才的无礼和狂妄就不计较了,现在老夫告诉你,用不着你来教老夫该怎么办,就是沈公公亲自来了,他也不敢对老夫指手画脚,该如何对付慕容云和萧北游,老夫自有主张,你让你的兵先别动,由老夫来对付萧北游和慕容云,老夫正要与萧北游等较量,老夫要做的事请你不要干涉,沈公公那边,老夫会去对他说的,你别太不给老夫面子了!”“草药师”说。

    王宏魁进退两难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不敢冒犯“草药师”,同时,在他的内心里,他也不想与慕容云、萧北游正面冲突,他没有把握能抓住他们,但是,他又不能不听沈德义的命令,如果抗命不尊,他必受重罚。

    就在王宏魁不知道如何选择时,突然,“小袋子”带着好几位黑衣侍卫冲过来了,“小袋子”严厉地说:“王同知,带着你的人往前冲,务必要抓住慕容云和萧北游,沈公公有密令,遇到反贼首领慕容云和萧北游,不能讲什么江湖规矩,所有的人都必须往前冲,如果不能活捉住他们,就灭了他们!师父,徒弟无礼了,在这种状况下,‘小袋子’只能听义父的命令,不能给师父面子了,请原谅!义父命令您一起指挥大家冲上去,抓住反贼!”

    王宏魁和穆锦囊连续传达沈德义的两道命令,这让“草药师”感到十分为难,他的内心处于激烈的矛盾之中,一方面,他对沈德义的粗暴命令以及对他的不尊重感到十分气愤,另一方面,他曾经向沈德义表示过,全力帮助沈德义,完全听从沈德义的安排。现在,“草药师”想维护自己的信义,继续与萧北游等比试,但是,他的行动已经受到了王宏魁和穆锦囊的冲击,为了信守他对沈德义许下的诺言,他不得不放弃与萧北游等的比试,带人捉拿慕容云和萧北游,这让“草药师”感到非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